文房家具之一二

明式家具代表着中国家具史的巅峰,其简约的风格,合理的比例,流畅的线条都蕴含着文人含蓄内敛的审美取向。


明代东林党领袖高攀龙将「半日静坐,半日读书」视为自己的学习规程,可知当时禅榻不止见于禅房,也见于日常家居。榻在古代可作坐具,又可作卧具。外形独特的罗汉床属于其中一种,它不同于架子床或拔步床,一般长两米,宽一米至一米半,三面带围屏。在明清两代,多置于厅堂、厢房或书斋,供会客、坐息或读书之用。


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局部



罗汉床一般予人沉稳厚重之感,但此床却简练轻盈,风格迥然,其原因之一,取材极品金丝楠木,木材本身色泽清雅,金丝闪耀,华而不俗;其二造型空灵秀丽,尽显古雅。


此床属于三屏风式罗汉床,围板用攒接法做成曲尺式图样;床面宽大,坐卧舒适;带束腰,鼓腿彭牙大挖马蹄兜转有力,多用大料整挖,用料厚重。造型无多修饰,承袭明式家具的隽秀之风,可做文士书斋之物,既可用来坐息,又可在上面调琴读书、品茗弈棋,洗涤尘虑。



扇面南官帽椅为明式家具的经典代表作品,原物现藏上海博物馆,并着录于王世襄先生《明式家具珍赏》、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中。


此扇形座面,前后宽窄相差达9厘米,大边弧度向前凸出。搭脑的弧度向后弯出,增加了包容之感。靠背板上方雕刻牡丹团花,寓意富贵。四足侧脚显着,增强了稳定感。椅盘下安洼膛肚券口牙子,沿边起灯草线,牙子的曲线与四足直线形成刚柔的对比。结构看似简单,但在家具设计制作中,扇形南官帽椅是最不易把握的品种之一。设计时比例调配要符合人体舒适,并满足视觉审美的需求;制作时考虑其结构曲线扭转万千,用料粗细之间的变幻,榫卯结构拼装后做到分毫不差,并显其精神。




圈椅,是中国最为传统和流行的家具式样,看似制作容易,但真能做好实为不易。传世的圈椅,有的文雅,有的呆板,有的充满灵性,都反映出设计制作者的修养与品味、 脾气与性格。


整器手工打造,用料精良,为早期油脂较大的上等檀香紫檀,坐面为苏工面席。


此椅为三圈扶手,背板弯曲。后腿上接椅圈下穿座盘。扶手下装曲形联邦棍,鹅脖下穿座盘形成前腿。椅盘素混面,攒边打槽,下设穿带。腿间安步步高赶枨。扶手如垂露之凝,坐于其上,手臂得闲,舒服自然,是赏用兼备的家具。


   天泽堂,一直坚持以制作艺术臻品为追求方向。挑选明式家具中极具代表性的文人家具,反复改版打样,以求能感知古人设计一二。只有借着器物不断法古溯源,方可与古之文人巧匠心同理通。而探寻明式家具之雅韵,这是对文心匠意的体悟,也对先贤智慧的点滴探索。


详细了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