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析文人砚

浅析文人砚


    纵观古今,文人骚客多爱赏石,玩石,藏石。石的“天然雕饰”与“人的思理以美化天物”相结合,天人合一,相映成趣,造就成文房四宝中最具收藏价值的砚。砚,汉代以前又称“研”,用来研磨颜料或墨,是作书绘画的必备文具,随着时代文化的进步,砚除了作为文具的功能外,历代能工巧匠,文人雅士还赋予其艺术生命。

    笔墨纸砚古称“文房四宝”,其中砚是最经久耐用的,或雕琢精美,或题句抒情,若开采易发墨,不伤毫并带有美丽石品花纹的优质石料而为之,具有“传万世而不朽,历劫难而如常,留千古而永存矣”,所以在文房用品中留存最多,观赏把玩的价值也最高,故推为文房四宝之首。宋苏易简《文房四谱》云:“四宝”砚为首,笔墨兼纸,皆可随时收索,可与终身俱者,惟砚而已。砚是历代文人学士的亲密伙伴,所谓一日相亲,终身为伴,视为知己,留下了许多爱砚, 赏砚,藏砚的佳话。
何谓文人派砚雕,文人派砚雕指的是文人自己拿刀雕刻制砚,或是由文人设计指导别人所琢的砚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文人砚十分注重制砚者本身学识、涵养以及个人的品德、修为;郭若虚有“人品既已高矣,气韵不得不高;气韵既已高矣,生动不得不至,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”的说法,这就突出地显现了对涵养品德的看重。        
    强烈艺术性与文化性的高度统一是文人砚的主要特征。其独特之处不仅仅表现为砚台雕刻制作基础上发展、完善起来的以选料、制璞、开池、雕花、打磨等为核心的艺术形式系统。更体现为在制砚高度构思理念,精湛的技巧和独特的审美创造的形式中,积淀着华夏子孙在天文地理、自然社会、人类情感、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和审美理念等意识形态上。近年来,砚学术界、产业界对砚文化的内涵大声高呼,然而文化积累沉淀更需在传统思想和文化精神中吸取营养。文人砚表现追求虚静恬淡,文人风骨,高尚情操。当制砚者对自然、社会、人生有相当感触,情感积于胸中,就会有强烈的创作欲望,拿起刀来行云流水,势如破竹。
    文人砚强调做工繁简得当,形神兼备,繁而不琐,细而不柔。如《爱莲说》,此砚作者蔡永江表达的意境正如《爱莲说》抒意,以莲喻道德高尚之人,此砚因石构图,砚面本身的石筋被作者设计成倒扣的荷叶,并巧妙的形成墨池,右下方的金晕恰似俏皮的嫩荷叶,巧妙自然;砚背纹理素净,上方工笔镌刻“爱莲说”整篇诗词,笔端秀雅,与众不同,下方即景挥洒,勾勒高士手持莲花,人物用线细劲,收放自如,转折处仍觉灵活率真,观者自觉衣衫线条流畅,人物表情闲逸自若,此图配景亦有深意,表现了作者性灵与精神境界,形成“借物咏怀”的特殊传统心灵创造艺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    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文人砚没有真正界定的概念。然而却有约定续承的规矩。工艺也是这样,兼容性强,风格不断拓展,新思维不断地涌现,艺术才能持续与新生。只有在开展过程中不断去粗存精,最终会更完善的。
文人砚,艺更高,华才子,逸文豪。与之比德永不老,终相好!
    随着我国文化事业繁荣昌盛,砚雕艺术品有着极为广阔的前景。无论各种风格流派,扩大视野,交流借鉴,揉合融和,收藏热方兴未艾。大国气象之大国砚文化,承载千秋历史,传播华夏文明。
详细了解